黄怒波:10年捐内500亿 不再信任官办

  在中国的企业家群体中,中坤集团董事长黄怒波是一个异类。诗人的感性和商人的理性,在他身上矛盾地统一在一起,而正是这种独特的气质,使他看到了当初无人问津的安徽宏村等古村落背后的价值,一举奠定了事业的基础。

  黄怒波自己也认为,中坤集团的核心竞争力是自己的文化能力。出于对文化的回馈,黄怒波功成名就之后,将慈善资源更多地投向了与教育、文化相关的领域。继前几年向北京大学新诗研究所、青春诗会以及艾青文学奖等捐赠数千万之后,黄怒波在2010 年和2011 年向北大教育基金累计捐赠了超过10 亿元资产。

  解释这样做的动机时,黄怒波表示,他已经失去了对官办慈善机构的信任,之所以捐给北大是出于对北大的信任。日前,黄怒波接受了《福布斯》中文版的专访,详细阐述了自己的慈善理念和未来计划。

  黄怒波:我赚到钱之后就想给诗歌做点什么。当年自己做诗人知道诗人的穷,因此希望为诗歌、为诗人做点什么,但真正能实现这一想法还是赚到钱之后。

  黄怒波:第一笔百万级别的捐赠应该是捐给新疆的南疆,大约是1,000 多万,具体数额现在已经忘记了。用这笔钱在当地建了医院,救助穷困孩子。后来比较大的捐赠是从捐赠给北大开始的。

  黄怒波:我现在不想捐给红十字会等官办慈善机构,我觉得他们的管理太差,已经不信任他们了;自己也不想设立基金,所以就捐给北大,我挺信任北大的。此外,还有一些零星的捐助,比如最近马洪涛搞了一个“爱心衣橱”活动,我觉得挺好,年轻人从事慈善事业值得鼓励,所以就给他们捐了100 万元。再比如说有一个朋友的孩子发起一个拒绝吃鱼翅的活动,我也捐给他们50 万元启动资金。除了教育捐赠是比较系统的,其他捐赠都还比较随机。

  福布斯:2008 年,你在北大设立中坤教育基金,能否介绍一下当时的背景和原因?

  黄怒波:其实也没什么,我希望捐钱给北大,就和北大商量怎么捐钱,北大希望设立这么一个教育基金。但是我要求偏重捐助中文系这样的文科,希望一方面补贴优秀教师,另一方面补贴学生。

  黄怒波:中坤教育基金就放在北大教育基金里面,对于它的用途和方向我一般也不管。

  我之前捐给北大一个亿的资产也是商业地产,位于大钟寺,这一个亿的资产里有一些租金收入,以及2,000 平方米的商铺,该商铺的市场价格大约5 万元每平方米。去年捐的9 亿元资产,给的是旁边的14 号楼,大概1 万多平方米,这两天正在过户。过户比较麻烦,中国在房产捐赠方面的规定很不完善,捐赠还要按照房屋销售来办理,捐赠还要交税。

  我们之前捐赠的一个亿,我忘记了是要缴400万的税还是700 万的税,双方都要纳税,国家也不管你,就相当于交易。现在正在办理的这9 亿资产捐赠,要缴的税收也很多,双方加起来更大,很麻烦,还要现金,现在正在协调。

  黄怒波:如果按照每平方米每天2 块钱,按照1.5 万平方米来计算,一天就是3 万元,一年下来1,000 多万元,最少也有八九百万元。

  黄怒波:我的计划是一半的家产都捐给北大,10 年内将会逐步实施这个计划。

  黄怒波:主要是捐赠资产,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就是纳税的问题。中国政府不鼓励资产捐赠,这个不像美国,所以我在想一个办法,就是把资产集中起来,以公司股权的形式进行过户。

  黄怒波:交给北大去处理,一个是信任他们,我也不想管这个事情,如果要好好打理这又是一个事业,我还是好好赚钱给他们去用。建一个基金管理成本很高,而且我不认为自己管得好。我自己后半生肯定不会再去花心思管理这个基金了,有管这个基金的精力,我创造的财富肯定比这个基金的价值大多了。黄怒波:10年捐内500亿 不再信任官办慈善机构现在慈善大多是官办的,我对这个问题比较抵触,捐钱好像还得求着他们一样。记得上次日本地震,我们找到红十字会和中华慈善总会要求捐赠,他们都爱搭不理的。一开始想捐100 万或者200 万元人民币,后来还是我们自己直接给到仙台市政府200 万日元。我已不信任官办的慈善机构,这帮人养肥了,实在可恶。

  黄怒波:那还没有去想,而且你也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处理。我的这些产业是社会的,这些写字楼、商铺可能过了几十年都还在,古村落几百年也还在,最终还是社会财富。我还是希望捐给北大让他们受益,希望十年内能把这个梦想实现。

 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 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 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  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。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14-2018 秒速赛车投注集团-广州秒速赛车慈善公益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9865112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