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式慈善的样本意义:慈善的最好时代已经到

  9月13日,国家民政部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第十届“中华慈善奖”颁奖大会,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、党委书记许家印连续第8次捧起这一慈善领域的国家最高奖。

  商业向左,慈善向右,两个看似违和的身份,许家印等众多企业家如何游刃其间、自由切换,乃至赋予了企业家身份更多的内涵与意义?答案也许是,这两个身份并非水火不容,反而可以彼此成就。电影《蜘蛛侠》中有句经典台词,“能力越大,责任越重”。“许式慈善”的更大意义在于,企业家在这个伟大新时代有了更大更好的平台去实现社会价值,慈善的最好时代已经到来。

  据说,比尔·盖茨一度觉得,一边考虑盈利一边考虑慈善事业,这很分裂。但是母亲的病危让他改变了这一想法,因为很多人可能等不起。相比而言,中国的企业家做慈善不会这么纠结,因为传统里自有“达则兼济天下”的基因和情怀。

  作为全国政协常委、中国企业界的大佬,触发许家印做慈善的初心也许源于自己贫困的成长经历。恢复高考后,靠着国家每个月14元的助学金,许家印才读完了大学。因此,除了这种“吾貌虽瘦、必肥天下”的情怀外,年轻时的个人际遇也是许家印日后把慈善当作“主业”的重要原因之一。许家印做慈善没有局限于教育领域,而是选择了结对帮扶一个贫困县(贵州大方县),进而扩展到一个城市(大方县所在的毕节市),乃至于更大的扶贫版图(将贵州扶贫经验复制到广东、陕西等地)。

  有人评价,在40年的扶贫开发过程中,民营企业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。通过发展产业、扩大就业,推动社会整体财富增加,做大“一次分配”时的蛋糕;依法纳税,为政府在“二次分配”时实施转移支付等政策措施提供重要物质基础;在“三次分配”领域积极参与以扶贫为主的公益慈善事业。

  显而易见,以许家印为代表,越来越多的的企业家正在推动着第三次分配,致力于为平凡人搭一架向上的“梯子”。

  作为企业家,许家印是成功的:带领恒大在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上不断进击,以460.19亿美元的营收排名230位,成功实现“三连跳”,为恒大帝国掌舵人的许家印作居功至伟。作为慈善家,他也是夺目的:在福布斯杂志发布2018中国慈善榜上,他以42.1亿的捐赠额位列首善,一人捐赠金额就占了榜单总额的四分之一。如果说世界500强榜单,是对企业跨越式发展的见证;那么福布斯慈善榜,许式慈善的样本意义:慈善的最好时代已经到来则是对企业和企业家履行社会责任的认可。

  不过,这两种身份,似乎天然呈现出一种“反差”:一方面,许家印是利润为先、兢兢业业的企业家。另一方面,他又是一名服务民生、推动社会建设的慈善人。事实上,一个好的企业家容易成为一个好的慈善家,但反之则不然。因为慈善公益需要持续的投入,对效率、收益尤为仰仗,而这无疑是深谙商业操作模式的企业家所擅长的。也正因如此,坊间才有观点说,商业是最好的慈善。

  知乎上介绍过这么一个故事:两位义工一起去非洲卢旺达做公益,A想直接拿东西给黑人男孩,却被B呵斥。后者对小男孩说,车上有很多东西,能帮忙搬下来吗?我们会付报酬。又有不少孩子跑来,义工说了相同的话。其中一个尝试从车上往下搬了一桶饼干。义工奖给他一床棉被和一桶饼干,并说:“这是奖励,其他人愿意一起干吗?”话毕,孩子们一拥而上,帮忙卸货。自然,每个孩子都得到了一份救济品。

  最后又来了一个孩子,卡车上已经没货可搬,B请他唱了一首歌歌,同样给了他一份物品。晚上,B对A道歉:“对不起,但你知道吗?这里的孩子贫穷,不是他们的过错,可如果轻而易举就把东西给他们,让他们以为贫穷就可以不劳而获,因而更加贫穷,这就是你的错了!”

  是的,世上没有不劳而获,贫穷也不是理由。以劳务易物品,这是商品社会简单的交换规则,也是企业家赖以生存的底层经济规律。

  恒大精准扶贫毕节的许多细节正体现这一点:搬迁扶贫配以产业,确保“搬得出、稳得住”;产业扶贫通过市场化手段有机连接,打造供产销一条龙;就业扶贫更是授人以渔,组织劳动力进行就业培训从而上岗,实现一人就业全家脱贫。许家印和恒大以其最擅长的商业头脑,让扶贫从“输血”变为“造血”。

  被誉为“战略性慈善之父”的约翰·洛克菲勒曾说,“我不会随便给人一点点好处,除非我能保证这是我花这笔钱的最好方式”。话或许有点刺眼,但话糙理不糙,隐藏在这句话背后的真相是:草率花钱是慈善的业余水平。当中国的企业家做慈善,越来越不满足于把支票捐出去,而是亲力亲为,追求效益,这也一定程度上了昭示了更多企业家向慈善人的靠拢和转型。

  一般来看,企业家做慈善的态度分两。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14-2018 秒速赛车投注集团-广州秒速赛车慈善公益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9865112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