沿途只要看到有口气的

  无论是当老师还是其他职业,在经历瓶颈期时,我们总希望从外面能够汲取一些能量,让自己的内心更加丰满。

  8年来,南京市北京东路小学两位老师选择公益的方式,行走在路上。回过头来,她们感慨道:在经历、遇见许多人和事之后,最大的改变是对“爱”的理解更深刻了,对孩子,对教育则多了一分宽容和等待。

  刚工作的时候,对于教师对学生的“爱”,我只是狭隘地理解为:对学生好!可是,经过17年的磨砺,在经历、遇见许多人和事之后,对于“爱”的理解因为不断的成长而愈发不同。

  2008年2月,南方大雪。我在困境中辗转来到云南西双版纳,跟当地朋友驱车数小时,又步行几里,看望了一个脑瘫的孩子。孩子家里很穷,木屋里四处漏着缝隙,不大的房间里除了床和桌,几乎一无所有,而这个脑瘫的孩子是这家人领养的。

  当我听到这家人自己生病,从来没有舍得去昆明大医院看一次,却为了这个孩子特地去过两次时,我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。我无法想象是怎样的善良让这些贫穷的人们能做出如此伟大的事情。

  这次旅行,我跟着朋友一路去了很多贫困潦倒的村寨,寨里人的淳朴与坚强让我感动、唏嘘。我突然觉得,有什么在心里漫漫滋生出来。

  2008年5月汶川地震。次年2月寒假,我来到四川,来到都江堰、映秀等地,那时的震区还没有启动重建计划,很多地方都是人去楼空。走在震区的道路上,看着四处被震裂的房子,想到电视、广播中播放的救援场景,一股难以言语的无力感在我的心底油然而生。相对于自然来说,人是多么的渺小。

  路上,我认识了一位藏民导游,他说地震发生时,他正带着游客从映秀返回,他的车从一架桥上穿过时,突然,车子就像在棉花上行驶一样,根本开不动,等震感过去,大家惊慌失措一心想着赶快出来。

  沿途只要看到有口气的,就都拖上车,带着一起前往成都,这样开了两天两夜,一路已经不记得救了多少人,看到多少被砸扁的车!等回到成都时,所有的人眼睛都是一片血红……

  有人说:“在大灾难、大恐怖、大毁灭中,势必降生大无畏、大慈悲、大智慧。”那一刻我虽然没有参与,但经过藏民导游的描述,我被他们那种大无畏、大慈悲、大智慧深深感动着,我突然觉得自己以前遇到的那些调皮捣蛋的学生没有那么讨厌了,我突然有种感叹:活着,能做点什么,真好!

  当你活到某个年龄,回头看看你的一生,似乎是有秩序、有计划的,又仿佛是由小说家创作出来的一样。那些当时看起来只是偶然发生的事,却成为你整个人生情节中不可或缺的要素。在旅游生活中遇到的这些“偶然”事件,成为我人生中一次又一次的累积,让我开始审视自己的内心,寻找自己存在的价值,更让我感受到一种“爱”的呼唤。

  当一个人可以看到内心的渴望,愿意跟随内心直觉的喜悦而行时,就会开始遇见想要遇见的人,做想做的事。

  2009年暑假,受朋友之邀,我来到了南京明心孤独症康复中心,做一名志愿者,在班级中教一些数学知识,协助班级老师照顾孩子们的生活。这些被称之为“上帝的孩子”长得异常好看,我一下就喜欢上这群高颜值的孩子!

  刚去的时候,我觉得他们和正常孩子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,但随着相处加深,我开始明白、理解、接纳他们的不同:有的孩子从早到晚都只做一件事,有的不停地模仿某一个家用电器,有的无法把话说清楚,有的动不动就愤怒得无法控制……

  教他们数学也异常地缓慢。从1数到10,好不容易教了一个星期,孩子们记得了,下周一,又有很多孩子忘记,挫败感一次次挤压我的心灵。渐渐地,我开始明白这里最需要的不是老师能教多少知识,而是不断地重复与等待。这些孩子的家长呢?更没有我想象中的垂头丧气、唉声叹气,我看到更多的是期待与守护。

  有位妈妈曾向我说过这样一个故事,她带着孩子在公交车。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14-2018 秒速赛车投注集团-广州秒速赛车慈善公益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9865112-1